统一社会信用代码:91370200MA3MYTWHX9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  国际市场

反全球化、金融震荡、疫后经济恢复……私募之王怎么看?

2020-04-16 |文章来源:腾讯新闻 |作者:苏世民

苏世民先生是美国黑石集团董事长、首席执行官兼联合创始人。黑石作为“私募之王”,管理着超过5500亿美元的资产,房地产投资组合超过3000亿美元,实际上是全球最大的商业地产公司。


4月10日,在新书《苏世民:我的经验与教训》的线上直播发布会上,苏世民与主持人李斯璇、高瓴资本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张磊、万科董事会主席郁亮的对话中,分享了自己对前述当前热点经济议题的思考。


他认为,疫情之初,中国经济进入暂停阶段,但现在世界各地的公司对中国的依赖性非常大,各个国家的公司都需要从中国进口很多的资源。“有些东西的成本,在美国是很高的,必须要有全球化的运作。不能把这个概念和政治上很多概念相混淆,我们能够感受到的就是,彼此之间的紧密相连、相互依存。并不是把全球化这个趋势完全去除掉,而是希望能够找到一个更合适的方式彼此紧密相连。”


一年、一年半之后,才能看出疫情的影响


李斯璇:您曾经历过2008年金融危机,你觉得现在我们所面临的危机跟过去有什么不同?特别是在这个疫情期间,您怎样看待目前的金融市场?


苏世民:2008年和2009年的经济情况和现在非常不一样:当年是一个金融机构脆弱性的危机;现在面临的是病毒带来的冲击,世界各地都受到了很大影响——包括很多政府还有商界人士,需要在家隔离,商业活动就没办法正常进行。


现在的经济情况需要政府干预,也需要大量资金支持。同时,世界各地的疫情让我们感受到,我们是彼此相连的、没办法分开的。经历过这样的危机之后,怎样能够进一步让市场复苏,确实不容易。世界各地的恢复节奏不完全一样,某些国家可能快一点,有的可能慢一点。


李斯璇:像这样的经济危机和信贷危机,有没有什么区别?


苏世民:有些信贷危机,如果有政府的干预,还是能够阻止下行的趋势。疫情给我们带来的影响,会在一年或者一年半之后,才能够看出恢复到什么程度。人们可能会觉得,在中国比在其它地方更加安全一些。


李斯璇:很多人可能是第一次经历这样全球性的危机,这对年轻人会有什么样的影响?


苏世民:这对于年轻人来说,确实是不容易应对的事情。但不管怎样,只要年轻,你就会有很多的机会。现在有很多的组织也在和很多年轻人一起,去寻找一些新的机会。当经济波动发生的时候,他们尽量去找一些新的灵感。因为很多时候,一些周期性的问题没办法避免,也需要仰仗这些年轻人,让年轻人去发挥他们的能力。当然,也需要去寻找合适的人才,看哪些人适合做哪些工作。同时,也要让这些人锻炼他们的耐力,能够持续做一些事情。


其实,黑石也经历了很多很多危机,而且每次遇到经济危机,我们都学到了一些新东西,能够观察到一些新趋势。


遇到危机,首先必须确保资金流


张磊:想让您给企业家一些建议:应该如何应对这样的危机?黑石集团是如何做的?


苏世民:首先,当你遇到危机时,必须确保有足够的资金;同时,作为一个企业家,你必须要为明天做好准备,不能懈怠,一定要做好打攻坚战的准备。


第二,也要确保你的员工能够得到很好的照顾,因为员工是你的资产。


第三,必须观察到全球趋势是怎样走的。比如,要跟进资本市场的情况,抓住适合的机会。如果没有对金融领域的洞察,你就不知道未来世界会往什么方向走。


我们现在有很多远程的学习机会,在家里也能和世界各地进行连接。现在沟通的方式特别便捷,不管是在北京、上海、香港或者其它地方,我们都可以对话。这样,我们就能够获得一些新技术、新观点、新机会。掌握跨行业的技术知识是比较难的,但重要的是,我们对于新事物要有深刻的分析和认识,同时也要有足够的资金来支持后续的发展。一定要密切关注新趋势,这样才能够真正地进步。一定要先确保当下的经营业务是稳定的,再观察危机之后有什么趋势。


张磊:我非常同意您的观点。每次遭遇危机,您都能够有一些新的想法,然后创造一些新的模式,这给很多人带来启发。您能给我们介绍一下,这些危机会带来什么吗?


苏世民:有时候,我们就像医生一样,要诊断出危机能够给我们带来什么样的影响。如果我们能在其他人发现之前就发现这些问题,并且能够去修正问题,就能够抢占先机;同时思考在这个危机之后,人们会有什么样的需求,可以从各个角度思考。我们看到,人们从很多角度都能够感受到对于安全的威胁,所以未来人们会有对于安全感的需求。如果我们明白了怎么能够让人有这种安全感,就能够持续赢利。


张磊:您自己的公司也经历了一些比较曲折的过程,您有什么样的品质,使您更好地用不同视角去看问题?


苏世民:尽量总结公司之所以有今天这样成绩的原因。比如,我们的资产有数千亿美元,如何进行更好的管理?我们公司雇佣了一些聪明的大学毕业生,他们非常年轻。当然,我也雇佣一些年长的人,我们需要这些聪明的员工,但也要关注那些不仅聪明、而且能够保持情绪稳定的人。在共事过程中,这些人非常坚韧、具有灵活性、有冒险精神,而且能够冷静地坚持做自己的事。我很高兴能够找到这样优秀的人才,跟他们合作,这些人既非常聪明,为人又非常好。我一生中没有遇到过很多讨厌的人,这与我们公司的一些文化有关,我们会共享同样的价值观和文化。这样,员工就可以贡献自己的才智,也可以指导年轻人取得成绩。


看到这些现象,我也去想象,未来会有什么样的发展,他们的目标是什么,他们会想做出什么样的成绩?我的忠告是:在人们更年轻一些的时候,会更加乐于冒险。但当人们超过40岁之后,有些人就开始安于现状,不思进取。因为他们的声誉已经初步建立,他们不想再冒险了。


中国会是疫情过后全球恢复最快、最好的


李斯璇:目前的经济周期处于什么阶段?什么时候能够触底反弹?两位能不能给我们预测一下投资前景?


苏世民:现在其实有很多有价值的方向可以去挖掘。比如美国的房地产,大家在买房这方面可能还是有很多需求,很多公司的报告也显示,房地产仍有较好的前景。此外,现在还有很多高科技投资的机会,比如在线学习或远程技术,都很热门。再比如一些虚拟技术——受疫情影响,现在很多人在家隔离,减少了很多实体接触,但通过高科技,可以以真实的体验感知这个世界。


这次疫情过后,中国会是全球恢复最快、最好的一个国家,在未来世界蓝图中会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。疫情很有可能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,中国在恢复正常社会秩序方面的工作十分出色,十分有成效。但有些国家还处在慌乱阶段,特别需要中国供给物资。所以,中国在疫情之后会非常好。


张磊:在西方国家,负债和人口问题面临巨大挑战。中国的人口问题也是大问题,比如面临着老龄化。但要看到,中国也有很大的需求,比如从农村到城市的内部迁移。这都会刺激经济的增长。以下是中国的一些潜在机会,比较有趣。


一是企业。不管是科技企业还是电商,或者是百度、阿里巴巴等互联网巨头,都发展得很快。下一步,他们可能想要的就是如何利用技术让生产力更加高效,高瓴创投也更关注这些方面。


二是医疗产业,现在还在起步阶段。社会保障网络里面最关键的一部分就是医疗,这其中蕴藏着非常大的需求。


中国还有一些传统公司需要转型,比如百丽女鞋、格力电器等,也在不断演进,希望进一步升级,做得更好。它们也在不断拓展渠道,把线上、线下结合,希望能够更好地和消费者密切沟通。所以,会需要一些技术来帮助传统企业进一步升级和转型;需要一种颠覆性的商业模式,怎么用技术使得落后的公司赶上来,甚至是超越别人。我们也希望,能够投资的公司,都是愿意为技术敞开怀抱的。


苏世民:现在是一场人工智能的革命,我们能够注意到很多具有革命性质的变革。在中国人工智能革命期的一个阶段,会有很多人在这方面有非常出色的表现。


李斯璇:现在很多中国公司也面临着信誉危机,比如他们可能遭遇了发布虚假数据报告带来的信誉危机。过去几年当中,能够看到很多IPO的大爆发,现在很多投资人可能都在重新调整投资战略,能跟我们分享一下这方面的看法吗?


苏世民:我接触更多的是传统的技术公司,我本人也有一些这方面的背景和经验。人们现在采纳了很多传统的方式,2000年的时候,人们看到的重点内容跟现在我们所关注的重点完全不一样。1999年的时候,可能就是100家的风投,现在可以看到有多少家。


另外一个大的趋势是,技术现在越来越先进了,像亚马逊,世界上最大的公司之一。同时,可以看到其它的技术公司,他们也面临很多利润方面的挑战。当然,我们也需要挣钱,也要关注怎样能够把商业规模扩大、占领市场份额等等。


但现在,很多做法大家都比较趋同。到底未来我们应该怎样做,或者前景会怎样?我们要怎样在一些既有模式下找到新的创新的机会?即便我们还是更多的关注利润和营利性,但我们始终要紧密关注市场的变化,还有估值——公司的估值可能有时高,有时低,会有一些波动,但其背后的模式还是奏效的。对于投资人来说,肯定也不会被这样暂时性的、短期的波动所困扰。现在一些生物科技公司,做得也非常好,我们投资也比较成功。


李斯璇:您有没有一些估值的好方法?有时候,一些新的公司出现的时候,颠覆了一些传统的模式。您怎样理解这些新出现的模式?


苏世民:确实,有的公司一开始出现的时候会呈现出一些颠覆性的模式,会给我们带来一些冲击。但是,我们本身并不是做风投的;如果是风投,他可能在评估时看的这些点不太一样。可能我本人的成功率并不像他们那么高,我一直都还是相对比较保守,不太容易赔钱。也许我本人并不是一个多么富有的人,但我希望能够尽可能利用好自己现有的资源,然后去追随市场的趋势。


人才比资本对企业更重要


郁亮:在2000年之前,整个市场是金钱资本为主的时代,或者叫资本为王的时代。毫无疑问,金钱资本特别重要。2000年之后,我们发现是知识资本为主的时代,以人力为代表的知识资本,在企业发展过程中地位不断提高。黑石作为私募之王,管理着超过5500亿美元的资产,有巨大的金钱资本,同时又有很多的10分人才,拥有非常多的知识资本,怎么平衡这两者的关系?中国企业有两个问题:发展既需要资金资本,也需要知识资本,尤其是技术越来越发达的时候,这两者平衡就非常难。怎么把握这两者之间的平衡?


苏世民:很明显,这两类资本相互关联,如果没有充足的资金、资本,很难雇到合适的人才。但是,你需要进行选择,往往我们会倾向于选择人才资本——如果是优秀的人才,他本身就能够吸引到资本。像这样的人才,他自己就能够更多去创造资金。但有时候没有合适的人才,即便有很多的金钱资本,还是很难持续下去。


两年之前,黑石准备在内部晋升一位人才成为总裁,我不会在意最好的人才支付比较高的薪酬,最重要的是,我希望他能够发挥什么样的作用,以及是否能够出色的完成他的工作。


我们现在的业务规模非常大,需要各种各样不同的人才,如果没有这样的人才支撑,我们就没办法做一些真正有意义的事情。


比如在医疗产业方面,有些很出色的医疗研究人员,他们能够创造发明出新的医疗器械和药品。也许将来,他们就可以创造出世界上最好最大的医疗公司。


资金资本并不是最重要的,必须要有对应的知识资本,要有非常出色的个人能力,才能够把现有的资金资本发挥出更大的力量,并且创造出更多的价值。所以,人才永远都是最重要的。


郁亮:如果不幸我不是10分人才,怎么能够找到10分人才,有什么方法?还是没可能?


苏世民:如果在你的组织中大部分都是7、8分的人才,那需要看他是不是有这样的渴望成为10分人才、他是否想要做到出色和优秀。


作为一个领导,是需要去做决定的。你是不是能够真正地去兑现自己的承诺?也需要去做决定、需要去改变别人。当然,在这个过程中,肯定会有很多,风险,包括对你个人,对于整个组织来说,都会有风险。也许,让一个人才成长起来,至少需要3年的时间;但如果能够去培养出来这样一个人才,你的业务就会做的更好,成为一个更优秀的领导。


这并不是反全球化


李斯璇:现在有很多预测,对房地产市场并不很乐观,可能会有大幅度下滑,您怎么看待?


苏世民:在房地产方面,只能从宏观的角度去大概谈一下,因为每个政府都有一些自己房地产方面的政策和措施。但我们必须了解到,长期来讲,整个国家和政府的政策会是怎样的走向。如果你觉得你的国家基础很强,那么在疫情过后可能会有一个反弹。


我们需要有更长远的眼光去分析。像美国的石油资本,在1982年的时候,石油价格下跌,但在1982年买一个房子是非常便宜的。在1992年的时候,房价还没有变。也就是说,你在1982年买的一个房产,在1992年还没有增值,但它有一个后续增值的可能空间,会增值15%-20%。所以,你要有一个判断。对于它的增值时间或者区域,也需要做出很多投入,因为会发生的状况也不一样。所以,需要特别注意中期性的影响。


李斯璇:很多国家封城或者是封国,美国的金融市场经历了很多动荡,您认为现在我们应该保持乐观、能够转危为安,还是会有更糟糕的情况出现?


苏世民:我认为美国政府会进行干预。美联储就是我们的中央银行,像中国人民银行一样,现在也进行了前所未有的大幅投资,来保证证券市场更加稳定,这也给投资者带来了很多信心。政府会使得系统加以稳定,能够向好处发展。市场的真实情况能够给人们新的信息,能够让人们看到回报。可能大家会争论,市场是否探底了,是否还会有一些挫折?是否会缓慢回暖?对于投资者,信心非常重要,即使在危机时刻,我们也可以看到情况的好转。


李斯璇:来自观众的问题——美国目前普通阶层到精英阶层的跃迁,难度大不大?跟1980年代相比,一个普通人要实现美国梦是不是更难了?


苏世民:在20世纪80年代,国家的发展速度快,人们购买力旺盛。特别是二战结束之后,到60、70年代,80年代也是非常好的。我们的社会不断地发展,教育体系发展得很好。这影响了人们去实现美国梦。其实,美国梦一直在被实现之中。现在有了互联网,可以看到其他人取得了更大的成功,也会激励自己去努力。当然,一些政治力量也变得不再那么具有敌对性了。在中国,财富也在不断增长,中国梦也是可以实现的。我想,在经济发展方面中国是乐观的。


李斯璇:来自观众的问题——关于反全球化的趋势,您觉得它是正确的吗?有这样一个明显的趋势吗?


苏世民:其实这并不是反全球化,更多是从实际操作层面让我们再去这样一个环境下经商。因为中国也是受到疫情影响比较重的国家,一开始中国经济进入暂停阶段,但现在世界各地的公司其实对中国的依赖性也非常大。虽说各个国家也都在关闭自己的进出通道,但毕竟大家面临着这样一个全球性的灾难,肯定会对我们的生活、经济有很大的影响,所以并没有很多的人在抱怨暂时性的关闭。


但是,现在全球经济是相互联系的,各个国家的公司都需要从中国进口很多的资源。大公司会想,如果找不到一个可以销售的市场,怎么做生意呢?没有市场,是不可能做生意的。所以,个人也好、国家也好,都是互相联系的。


有些东西的成本,在美国是很高的,必须要有全球化的运作。不能把这个概念和政治上很多概念相混淆,我们能够感受到的就是,彼此之间的紧密相连、相互依存。并不是把全球化这个趋势完全去除掉,而是希望能够找到一个更合适的方式彼此紧密相连。


李斯璇:微博网友的问题——当下全球的供应链受到了很大的干扰,对于中国公司会有什么样的影响?如果他们想要在海外投资,这类投资会受到什么影响?


苏世民:中国企业未来也会在中国做出更多的投资。因为中国未来可能内部需求和增长也会更强劲一些。中国做得越来越好,对外部的依赖性也越来越小,可以在本国内部为人民创造新的就业机会。接下来的一些年内,这是一个趋势。


关于我们| 法律声明| 网站地图

地址:北京市东城区王府井灯市口大街74号 国家工程技术图书馆东楼3层邮编:100006 联系电话:010-59480499

版权归属:青商集团有限公司邮箱:youthbusiness@126.com

微信公众号